设置
书页

第154章 风云将起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听到花漪萱的话,饭桌上一下变得安静了!

  就连正在闷头吃饭的李憨厚,也抬头看向花漪萱!

  要是换个人敢这么说萧晨,那他的大巴掌,绝对能拍对方脸上去!

  不过花漪萱例外,不是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是在李憨厚的意识中,根本没有怜香惜玉这一说法!

  她例外,是因为花医生对母亲同样有恩!

  当初,要不是花医生阻拦,他们早就被医院赶出去了!

  当初,要不是花医生推荐,那他又怎么能遇到晨哥呢?

  所以,方方面面,李憨厚心里都挺感激花漪萱的!

  花漪萱见所有人都看自己,也有些尴尬,怎么就没忍住呢?毕竟是出来作客,这么说,有点不礼貌了!

  还不等花漪萱再说什么,只见萧晨摇摇头,满脸无奈之色:“唉,我就知道不会被理解……天才与疯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啊!”

  花漪萱撇撇嘴,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反正在她眼里,萧晨就是一精神病了!

  估计李母的病,也是他误打误撞给治好的,只能算是‘奇迹’了!

  李母看看萧晨,再看看花漪萱,若有所思。

  接下来,气氛就稍稍有那么点尴尬了。

  萧晨还好,该吃吃该喝喝,不时还跟李母和李憨厚说笑几句,但花漪萱却没什么话了。

  吃完饭,花漪萱帮李母收拾了桌子,又呆了一会后,就准备离开了。

  “美女,怎么来的?我送你怎么样?”

  萧晨咧咧嘴,有些轻浮的说道。

  “不用,我开车来的!”花漪萱冷清说完,看向李母:“阿姨,我先走了,等改天再来看你。”

  “不再坐会儿了?”

  “不了,我回去还有点事情。”

  “那行,回去路上慢点开车。”

  李母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嗯,我知道了。”

  等花漪萱离开后,李母忍不住好奇,问道:“阿晨,你和这花医生……”

  “阿姨,她知道是我给您治疗的了,我担心她会缠着我,所以就应付了她一下。”

  萧晨笑着说道。

  “她知道了?”

  李母一愣,想到什么,看向李憨厚。

  李憨厚见母亲看来,赶紧耸拉下脑袋。

  “大憨,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知子莫若母,一看儿子这反应,李母就明白了。

  “别怪大憨了,是花漪萱玩了点小心机……”

  萧晨把事情说了一下。

  “阿晨,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李母歉意地说道。

  “呵呵,没什么,估计这一次,就让花漪萱不会再搭理我了。”

  萧晨笑了笑,心中却有点可惜,要是没这档子事儿,泡一下这小美妞还真不错!

  要是能再发展一下,来点白大褂的诱惑啥的,那就更好了啊!

  可惜,可惜啊!

  李母点点头,心里也暗叫可惜,多般配的一对啊,估计没啥戏咯!

  她也知道自己误会了,之前花漪萱打听萧晨,估计也是想多了解一些,而不是对他有意思啊!

  想到这些,李母露出几分苦笑,摇摇头,这人老了,就变了么?自己什么时候,也喜欢管这些事情了?

  “阿姨,别想太多了,来,我再给您诊一下脉。”

  “好。”

  李母点头,把手递给了萧晨。

  龙江大道,龙海晚上最繁华的地方之一。

  “别让他们跑了,给我砍!”

  一声爆喝,陡然响起!

  紧接着,从一家酒楼里,冲出二十多个人来!

  当头一人,中等身材,脸色难看异常!

  他左边,紧随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手里拎着一把短刀,上面还染着鲜血。

  右边,则是一个光头,左手缠着纱布,右手握着一把枪。

  “别去车上,往前跑!”

  中等身材的男人,见光头要往停车场去,大吼一声。

  “好!”

  光头点头,随即表情变得狰狞,破口骂道:“他妈的,今晚实在是大意了!要是能活着,老子明天就剁了那老家伙的狗头,艹!”

  “别废话,省点力气,杀出去!”

  花衬衣神情冷峻,看着前方街头出现的十几个青年,紧了紧手中的短刀。

  几乎同时,酒楼里又冲出几十个持刀的混混,吼叫着追了上来。

  “保护兴哥,给我干他娘的!”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光头眼睛深处闪过一抹绝望,难道今晚真要死在这不成?

  不过,骨子里的狠辣,让他变成了一头困兽,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杀一个赚一个!

  砰砰!

  枪声响起!

  光头单手持枪,对着前方围堵的青年扣动了扳机。

  “啊……”

  枪声一响,街道上的行人发出尖叫声,抱头就跑。

  砰砰砰!

  光头身后的十几个精锐心腹,手里也全拿着火器,见情况不妙,哪还顾得上什么规矩,直接开枪射击了。

  惨叫声响起,转眼间十几个青年倒在了血泊中。

  其他追击围堵的青年,见对方火力如此强悍,也全都止步,各自找掩体藏身!

  “杀出去!”

  光头等人保护着中等身材的男人,借着这个机会,开始往外猛冲。

  酒楼二楼,一个包厢窗前,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就跟一条蜈蚣趴在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任先生,今晚一定要杀了黄兴才行!要是让他们逃了,那后患无穷啊!”

  旁边,一个六十多岁,满头白发的矮胖老头,有些担忧地对蜈蚣男说道。

  蜈蚣男听到这话,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屑,但语气却没露出分毫:“三爷放心,黄兴跑不了!”

  被称为‘三爷’的矮胖老头点点头,犹豫一下,问道:“任先生,你之前跟我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等干掉黄兴他们,飞鹰帮就要扫荡南城……到时候,一定请三爷来做个供奉,吃香喝辣,为道上兄弟所尊敬!”

  蜈蚣男笑着点头。

  “好,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任先生只管开口就好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