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112章 拼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原本萧晨也就是习惯性的说一句,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是,秦兰跟他碰了碰杯子,真就一口干掉了!

  萧晨看着放下酒杯的秦兰,咽了口唾沫,我尼玛,这娘们绝对够味儿啊!

  “我干了,你随意……”

  秦兰看着萧晨发呆的模样,妩媚一笑。

  听到这话,萧晨二话不说,仰头干掉,头可断血可流,美女面前面子不能丢!

  别说他酒量本就不错,就算酒量差劲,此时也得捏着鼻子往里灌啊!

  “呵呵,酒量不错嘛,今晚咱俩拼一下?”

  秦兰见萧晨一口干掉,眼睛微亮,笑眯眯地说道。

  “拼酒?”萧晨目光扫过四瓶茅台,故意装逼:“就这四瓶茅台,还不够我漱漱口的。”

  “哦。”

  秦兰点点头,然后把四瓶茅台全摆在了萧晨面前,直勾勾看着他。

  “干嘛啊?”

  萧晨疑惑问道。

  “你不是说,四瓶茅台漱漱口么?现在漱吧,我看着呢!”

  秦兰指着茅台酒,嘴角勾勒起玩味儿的笑容。

  萧晨无语,得,这逼装大发了!

  “你不是要漱口么?漱吧,漱完了,我打电话再叫几瓶来!”

  “兰姐,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萧晨苦笑,拿起酒瓶给秦兰倒上酒。

  “呵呵,以后别在我面前装,听见没?”

  “行,不装……这不是自己没有,就得装一下嘛,要是兰姐把你的借我,我肯定就不装了。”

  萧晨坏笑着说道。

  秦兰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这家伙说的是什么,翻个白眼。

  “兰姐,说说吧,今天怎么想起喝酒来了?”

  萧晨没再继续污,而是看着秦兰问道。

  “姐今天心情不好,不行?”

  秦兰说着,又喝了一大口白酒。

  “心情不好?能跟我说说么?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听众!”

  萧晨很贴心的说道。

  “不能!”

  秦兰毫不犹豫摇头,在她看来,心情不好,没必要跟别人说,因为别人也无法替你来承受什么!

  说了,还不如不说!

  萧晨无奈耸肩,得,不说就不说呗,陪着喝酒就行!

  两人一杯杯喝着,很快一瓶茅台酒就见底了!

  不过,无论萧晨还是秦兰,都没露出醉意!

  萧晨有点吃惊,这娘们酒量不小啊,半瓶酒下去,怎么跟喝了半瓶水一样?

  “萧晨,你说,什么是自由?”

  秦兰放下酒杯,拿过包包,从里面取出一盒女士香烟,白皙的手指夹着细长的香烟,动作娴熟的点上,吸了一口,轻轻吐出一口烟雾。

  这一幕,又把萧晨看愣了,这娘们还抽烟呢?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他见过不少抽烟的女人,但要属秦兰最媚最妖娆最性感最具美感!

  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同时,萧晨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

  烟雾妖娆,模糊了秦兰的脸蛋儿,不过萧晨还是透过烟雾,对上了她有些沧桑的眼神!

  没错,就是沧桑!

  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沧桑,而不是小女孩故作姿态!

  “来一支?”

  秦兰又吐了口烟雾,轻声问道。

  萧晨摇摇头,拿出自己的烟,点上:“我不喜欢女士香烟。”

  “呵呵。”

  秦兰轻笑,重新拿起酒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自由?我也不知道。”萧晨遥遥头:“其实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自由!”

  “没有真正的自由?权势之巅呢?”

  “权势之巅?呵呵,我没觉得那是一种自由,比如一些领导人,他们就真的自由了么?不见得吧!”萧晨与秦兰碰了碰杯子,继续道:“自由这玩意儿,其实跟幸福是一样的,每个人的定义是不同的!”

  “嗯,你说得对。”

  秦兰点点头,仰头又喝了一大口酒:“没有什么真正的自由,大大小小的牢笼,把我们困住了!各种羁绊,让我们挣脱不开!”

  萧晨有些意外,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秦兰如此,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兰姐,真的不方便说么?要是方便,你可以说一下,如果我能帮到的,那我肯定没什么二话!”

  萧晨不是个喜欢多事的人,但他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自从上次给秦兰看了窃听器后,他对后者的怀疑就降到了最低点!

  虽然,这个女人始终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但看不透归看不透,只要她不伤害到苏家姐妹就好了!

  除此之外,他对秦兰还是有几分欣赏的,欣赏她的性格,欣赏她的不做作……她看似随便,但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想要征服她,估计很难很难!

  “什么都不要问,只陪我喝酒,成么?”

  秦兰摇摇头,轻声说道。

  “好,我不问,不过兰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萧晨认真地说道。

  秦兰看着萧晨满脸认真的模样,心中微暖,她笑着点点头。

  “好,如果有需要,我会找你的。”

  “嗯。”

  “来,干杯。”

  “干杯!”

  十分钟后,两人把第二瓶茅台也给清出来了。

  “呵呵,以后心情不好时,终于可以有人陪我喝酒了!”

  秦兰拿起第三瓶茅台,把杯子倒满。

  “嗯,我随时舍命陪君子!”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记住了!”

  “呵呵,不用录音吧?”

  “那倒不用,姐相信你的人品!”秦兰吃了点东西,然后看着萧晨:“我听苏总说,你在部队上是养猪的?”

  “额,没错,养猪的。”

  “什么时候,咱华夏军界已经如此人才济济,让你这种人才都跑去养猪了?”

  秦兰有些玩味儿的说道。

  萧晨笑了笑,这话他没法接。

  “对了,苏云飞什么时候回来?”

  秦兰想到什么,问道。

  萧晨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看着秦兰:“兰姐问这个干嘛?”

  “随便问问,我能看得出来,苏总很惦记她大哥……其实对于她的事情,我大多数都了解……别看在公司里,我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私下里却情同姐妹。”

  “嗯,我听苏总提过,你们是在国外认识的,你是为了她才回国的……”

  “呵呵,也不算是为了她吧,只是在国外待够了而已。”

  “兰姐,你说你对苏总的事情了解,那我能问你一件事么?”

  萧晨犹豫一下,问道。

  “什么?”

  “我怎么从没见过苏总的父母呢?难道他们已经……”

  萧晨确实挺好奇,因为他以前也从未听苏云飞提起过父母,来到龙海也没见过!

  “失踪了。”秦兰说完,看着萧晨:“苏云飞没告诉过你?”

  “失踪了?”

  萧晨有些惊讶。

  “嗯,多年前就失踪了,生死未知……”秦兰点点头:“这是在国外的时候,有次苏总喝醉了,告诉我的。”

  “哦。”

  萧晨点点头,失踪多年,生死未知,估计是已经凶多吉少了啊!

  要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多年不出现呢?

  苏家姐妹脱离苏家,是不是也与此有关?

  毕竟,大家族里,亲情淡漠的很,没有父母的存在,她们的处境可想而知!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苏总有心事……没多久,你就来了,你也是为这个来的吧?”秦兰问道。

  萧晨心中一动,有这种感觉的,不是他自己一个,秦兰也有感觉啊!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嗯,苏总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人发威胁信给她……她哥有任务回不来,所以就让我来了。”

  “哦。”秦兰答应一声,也就没再多问,而是端起酒杯:“来,咱再干一杯!”

  十多分钟后,第三瓶酒又清出来了。

  紧接着,第四瓶酒也光了!

  “我还想喝。”

  秦兰眼神有些迷离了,原本白皙的脸蛋儿,浮现出淡淡的红晕,看起来更加诱人了!

  “已经四瓶了,别喝了吧。”

  萧晨也有了几分醉意,双手撑在桌上。

  “我要喝……”

  “行,那你等着,我找警察要几瓶去!”

  萧晨起身,来到外面,扯开嗓子喊了一声。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除了值班警察没多少人了,但听到萧晨的喊声,很快还是有警察过来了。

  “萧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警察很客气,别看人家顶着第一嫌疑人的身份,但就这做派,哪像是拘留啊,分明是来渡假的!

  “哥们,你们这有酒么?”

  “餐厅那边有。”

  “那麻烦你去帮我拿几瓶,要最好的……”

  “好。”

  警察没拒绝,因为oss已经下命令了,尽量满足萧晨的所有要求,哪怕是他晚上寂寞了,想找个女人暖床!

  也就五六分钟吧,警察拎回几瓶白酒。

  “谢了,哥们。”

  “呵呵,不客气,有啥事随时招呼我。”

  警察笑着摇头,心里却有点羡慕,大晚上跟那么一诱人的女人喝酒,估计喝完了,还有其他节目啊!

  “兰姐,酒来了。”

  “呵呵,我就说了,你在这就是渡假的……”

  秦兰看着萧晨手里的酒,笑着说道。

  “哈哈,来,喝酒!”

  半小时后,几瓶酒又见底了。

  “有点热……”

  秦兰醉眼迷离,扯了扯领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以及诱人的弧度。

  “兰姐……你跑来跟我喝这么多酒,就不怕我干出点什么酒后乱性的事情来?”

  半醉的萧晨,故意开着玩笑。

  “呵呵,你想乱一下?”秦兰半眯着眼睛,声音诱惑无比。

  “当然想……”

  “行了,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别忘了,这是哪!这是警察局的关押室,你当是酒店的大床房啊?”

  “谁说我有色心没色胆了?还有,关押室怎么了?你没觉得,这样更刺激么?”

  萧晨梗着脖子说完,借着酒劲,壮着色胆,把手覆盖在了秦兰的左胸上。

  “唔……”

  秦兰感受着胸口处传出的异样,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哼声!

  而这一声哼声,就像是一颗火星,点着了干柴,燃起了烈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