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107章 碰瓷?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听到萧晨的话,童母一脸懵逼状。

  北宋五大名窑之一的汝窑瓷器?

  这怎么可能?

  这明明是她过年那会儿,在市场买的碗啊,五块钱一个,买了十个,老板还送了一汤勺呢!

  “萧晨,你认错了……”

  童母刚要开口,却被萧晨给打断了。

  “阿姨,你看看这胎质,看看这釉子,这碗要是送古玩店里,最少也能卖个一二十万啊!”

  “真的?”

  童母看着萧晨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有点半信半疑了,难道自己真买了一堆古董回来?

  “当然是真的了,就这些古董,卖个一百万没问题!”

  萧晨点点头,满脸的惋惜。

  “啊?”

  童母真被忽悠住了,损失了一百万?

  “你什么意思?”

  纹身男隐隐觉得不对劲,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位朋友,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吧?那打碎东西,按价赔偿,是不是也天经地义啊?”

  萧晨把玩着手里的碎瓷片,笑眯眯的问道。

  纹身男脸色一变,他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小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什么北宋汝窑,价值不菲……就是想让他赔偿啊!

  还百万?

  怎么着?

  他们收个三十万的高利贷,最后还得再赔进去七十万不成?

  虽然他不懂古董,但也能看得出来,这是狗屁的古董,就是几个破盘子破碗罢了,别说百万了,连一百块都不值!

  “小子,你耍我?”

  纹身男阴沉着脸,瞪着萧晨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在说道上的规矩嘛,咱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

  “呵,老子这几年干多了敲诈勒索的事情,没想到今天还遇到你这么个家伙,竟然还想敲诈勒索我?”

  纹身男冷笑着说道。

  “敲诈勒索?这位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如果你不信这是北宋汝窑出的古董,那咱尽可以去找一些专家验证一下,让他们估个价钱呗?”

  萧晨摊了摊手,淡淡地说道。

  “专家?狗屁的专家,这年头最信不过的,就是他妈所谓的专家了!”

  纹身男呲之以鼻。

  萧晨无奈摇头,唉,看看,现在连混社会的,都不相信专家了,可见专家的名声有多差劲了!

  “小子,你是打定主意,不想还钱,是吧?”

  纹身男说着,一挥手,守在门口的几个手下,全都快步走了过来。

  “没有啊,我刚才不是说得挺明白的嘛,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欠你的三十万,我随时都可以给你!而你们讨债却打烂古董,这就不符合规矩了吧?原价赔偿,不应该么?”

  “小子,你他妈找死,是吧?”

  纹身男勃然大怒,他收高利贷也有几年时间了,还是第一回遇到这种事情!

  “哦,对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还看到你们在外面那堵墙上刷了字,是吧?”萧晨想到什么,问道。

  “没错,欠债还钱,要不杀你全家!”

  纹身男恶狠狠地说道。

  “呵呵,你知道那堵墙是什么来历么?”

  “你他妈别告诉我,那墙也是北宋的!”

  纹身男握起拳头,这家伙还来劲了,是吧?

  “北宋的墙?这怎么可能!哥们,一看你就是学习不好,所以才出来混黑社会的吧?来,我考你个历史问题,北宋距今多少年?”

  “呵呵,我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啊!你要是说不准,老子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都算你肛门紧!”

  纹身男怒极而笑。

  “北宋建于公元960年,灭于1127年,距今889年,所以说,外面那墙根本不可能是北宋的……

  不过,那堵墙来历也不简单,去年龙海文物局跑过来说,曾经有个伟人在那堵墙下开过会……上面还提了字,不信你去瞅瞅!

  所以,那堵墙,怎么说也算是一保护文物了,现在却被你们给破坏了。”

  萧晨随嘴胡扯着,扯得他自己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小子,小嘴儿挺能叭叭啊!兄弟们,给我狠狠干这家伙,我倒想看看,是老子的鞋底子好使,还是他的嘴好使!”

  纹身男怒急,马勒戈壁的,伟人墙下开过会?你怎么不说伟人墙下尿过尿啊!

  几个膀大腰圆的手下,全都狰狞着围在萧晨身边,准备动手。

  “呵,谁这么威风呢?”

  就在他们准备动手时,一个嘲弄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七八个人走了进来。

  当头一位,中等身材,嘴里叼着雪茄,看起来颇有几分气势!

  他身后,站着一花格子男人,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胳膊处贴着纱布。

  在旁边,是一个吊着胳膊的大光头,一脸凶相,胳膊上纹着一条狰狞的大蛇。

  “妈的,谁他妈……”

  纹身男听到这声音,大怒,可当他扭头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人时,后面的话直接憋了回去。

  飞鹰帮猎鹰堂堂主——黄兴?

  飞鹰帮猎鹰堂第一高手——孙飞?

  飞鹰帮猎鹰堂大哥——光头蛇?

  前面这三位,纹身男全都认识,也正是因为认识,后面的话才不敢说了!

  “吆,这不是阿刁么?我还以为谁这么嚣张呢!”

  光头蛇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看着纹身男,咧嘴一笑。

  “兴爷……您怎么来了?”

  纹身男没搭理光头蛇,按照江湖地位,他与光头蛇地位相差不大,所以可以不用给其面子!

  但他与黄兴却差了一个辈分,所以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叫一声‘兴爷’,要不那就是不合规矩!

  黄兴仿佛没听到纹身男的话一样,忽略了他,径直向萧晨走去。

  “妈的,有点眼力没有?滚开!”

  光头蛇紧随其后,一脚踹开一个挡在黄兴面前的混混。

  “萧部长,呵呵,我没来晚吧?”

  黄兴来到萧晨面前,扔掉雪茄,堆起笑容,态度放得很低。

  旁边,纹身男心中一震,他能从黄兴的语气中,听到一种恭敬!

  “兴哥,你怎么来了?”

  萧晨看着黄兴,也有些惊讶,但人家给面子,那就得接着,要不也不懂事儿了!

  而且,他与黄兴的冲突,也算是过去了,所以他也叫了一声‘兴哥’。

  黄兴听到这称呼,心中大喜,今天真是来对了啊!

  “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和大蛇在一起呢,离这不远……所以,我就跟着来了,看看能不能帮萧部长做点什么。”

  “呵呵,兴哥有心了。”

  萧晨笑了笑。

  在接到童母电话,说有高利贷逼债时,他在来的路上,就给光头蛇打了个电话,问问这边是不是他们的地盘!

  毕竟,有些事情,能不用武力解决,还是不要用武力解决!

  只是他没想到,黄兴竟然也来了!

  “阿刁,这是怎么回事?”

  黄兴扭头看向纹身男,脸色沉了下来。

  “兴爷,是这样的……”

  纹身男也意识到不好,难道这年轻人有什么大背景不成?要不,怎么会让黄兴如此客气?

  他没敢乱说,快速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并着重提了北宋五大名窑之一的汝窑瓷器……

  黄兴看着地下的破盘子破碗,嘴角抽搐了几下,汝窑瓷器?糊弄鬼呢?

  不过,他也算了解萧晨的为人,听到才开口要一百万,差点拍拍纹身男的肩膀,说一句:“听哥的话,赶紧花钱消灾得了,这钱真不贵啊,别给你老大以及社团找麻烦啊!

  “艹,阿刁,我觉得这就是北宋什么窑的瓷器……管你要一百万,那也不多啊!打坏东西,按照原价赔偿,天经地义!”

  旁边,光头蛇冲着纹身男嚷嚷道。

  纹身男咬牙,马勒个蛋的,死光头,亏以前咱俩还喝过一次酒呢!

  “小萧,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童母小心翼翼靠前,低声问道。

  “阿姨,这是我几个朋友,在道上混得也不错,所以我让他们出面调和一下。”

  “你朋友?那是不是就不用还钱了?”

  童母眼睛一亮,她也看出来了,来得这几个人,明显比纹身男还厉害啊!

  “额,看看情况再说吧。”

  “阿刁,萧部长不会忽悠你,他说是汝窑瓷器,那肯定就是汝窑瓷器……这……这位大姐欠你三十万高利贷是吧?二者相抵,你再给萧部长七十万就好了!”

  黄兴说得心里有些别扭,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脸皮挺厚,但能把这话说出来,还是挺不容易的!

  而且,他也不认为,阿刁来要高利贷有什么不对,还是那句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现在萧晨搀和进来了,那肯定就不一样了!

  纹身男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没要到钱就算了,还得倒找七十万?

  “怎么,我黄兴这张脸,还不值七十万?”

  黄兴脸色一沉,皱眉问道。

  “兴爷,哪有这样的规矩……”

  纹身男咬咬牙,问了一句。

  “妈的,兴哥的话,就是规矩!你信不信,老子一句话,你们几个都得躺着出去?”

  光头蛇瞪着纹身男,一拍手掌,只见几十个黑衣小弟涌进院子里,包围了纹身男等人。

  纹身男看到这一幕,脸色再变。

  旁边,童母先是脸色一白,随即大为兴奋,快步上前,冲黄兴道:“这位朋友,我是小萧的丈母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