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94章 免费的午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萧晨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上上下下打量着。

  旁边,韩一菲则看着萧晨,这家伙搞什么鬼呢?难道要攀亲不成?

  中年人看看萧晨,再看看韩一菲,这啥情况?

  终于,他被看毛了,忍不住又问道:“这位先生,咱俩……以前见过?”

  “没见过!”

  萧晨摇摇头,终于开口了。

  “那这位先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中年人目光扫过桌子,好像没什么不对劲,不像是故意找茬赖账的!

  “呵呵,我找你来,是因为你有病。”

  萧晨看着中年人,点上一支烟,缓缓说道。

  因为你有病?

  听到这话,韩一菲愣了,中年人怒了!

  好端端的,任谁听到一句‘因为你有病’,也得怒啊!

  不过,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所以中年人强忍着怒气,冷声说道:“这位先生在开玩笑么?我还有事情,先失陪了!”说着,就要离开。

  “呵呵,近半年是不是夜半惊醒,肚脐上三寸刺痛,而且刺痛时间越来越长?”

  萧晨看着中年人的背影,淡淡地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中年人身子一颤,顿住了脚步。

  “除了这些内证外,肚皮自肚脐处出现一条红线,正在往上缓缓延长,对不对?”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中年人猛地转过身来,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萧晨。

  “呵呵,如果我说,我是一名医生,你相信么?”

  萧晨吐了个烟圈,笑眯眯地说道。

  “医生?”

  中年人上下打量几眼萧晨,有这么年轻的医生么?这个年纪,最多也就是在医学院读书吧?

  “我只救有缘人,既然你不相信,那请便吧!”萧晨说着,起身:“韩队,我们走吧!”

  韩一菲在旁边也看得有点发傻,怎么一转眼,这家伙就变医生了?是大忽悠吧?

  不过,再看中年人的反应,她又觉得萧晨说得应该是对的,要不然他不会这么激动!

  更让她撇嘴的是,这家伙竟然还装腔作势的起身要走,他有钱算这顿饭钱么?

  “等等……大师,我就是有缘人,我相信,我真的相信!”

  中年人见萧晨要走,急了,赶紧上前,就差点拉着他的胳膊了。

  “你在骂我?”

  萧晨一挑眉毛,问道。

  “骂你?我没有啊……”

  中年人愣了愣,自己不是挺客气的么?

  “那些骗子,才被人称作大师,我说了,我是医生!”

  萧晨沉着脸说道。

  “啊?哦哦,是我的错!这位神医,您刚才说得都对,您是怎么知道的?”

  中年人陪着笑脸,虽然心里还半信半疑,但是但凡有半分希望,那也得抓住啊!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是看出来的。”

  “中医?望闻问切?”

  中年人更加震惊了,眼前这年轻人,还是个中医?

  不光中年人,就连韩一菲也瞪大眼睛,中医?怎么可能!

  要知道,在中医界向来流传着一句话,而且也是被所有人所认可的,那就是——老中医老中医,中医越老越牛逼!

  这句话是很现实的,在老百姓去医院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去找老中医,而不是年轻的中医!

  因为中医博大精深,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只有付出多年心血和精力来研究,才敢说入了中医门槛,学得那么点皮毛!

  至于那些年轻人,可能连药理什么都没搞明白,连皮毛都算不上!

  像萧晨这种年龄的人,现在应该在中医学院里背着药材的名称和作用呢,根本当不起‘中医’二字!

  “如果相信我,那就坐下,我来给你号一下脉吧!”

  萧晨看着两人震惊的模样,自然清楚他们在想什么,有些无奈的摇头。

  “好!”

  等中年人坐下,萧晨把一根手指搭在了他的脉搏上,仔细诊断起来。

  中年人满脸忐忑,他这病,已经有半年了,跑了好几家大医院,都没看出什么来!

  倒是误诊了好几次,钱没少花,药没少吃,甚至前一阵还在一医院动过一小手术……结果事后发现,那医院是一莆田系,气得他找了几个人,把主治医生绑起来狂揍了一顿才算是解气!

  “如果不治疗,你活不过一年。”

  两分钟后,萧晨松开了中年人的手腕,沉声说道。

  “什么?一年?”

  中年人脸色狂变,有这么严重?

  “信不信随你。”

  “信,我信!”

  中年人用力点头,最近刺痛感越来越厉害了,他也有种预感,自己可能得了一种不知名的绝症!

  中年人的反应,有些出乎萧晨意料,这么快就相信了?

  “既然你信,那就去拿纸笔,我给你开药!”

  “好,我马上去拿!”

  中年人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狂奔而出。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等中年人出去,韩一菲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真的。”

  “他真活不了一年?”

  “嗯,如果不遇上我,活不了!呵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缘就救了吧!”

  很快,中年人回来了,恭敬把纸笔递给萧晨。

  萧晨拿过来,刷刷开了个药方:“去大的药店抓药,连吃七天,应该就药到病除了!”

  “七天就可以?”

  中年人愣了愣,这么严重的病,七天就能治好?

  “嗯,差不多,我给你留个号码,如果那红线没彻底消失,就给我打电话!”萧晨说着,又把自己号码写下了。

  “好好,多谢神医……那什么,神医,诊费多少?”

  中年人恭敬接过,小心翼翼收好。

  萧晨笑了笑:“呵呵,无缘万金不救,有缘分文不取!”

  “分文不取?不不,这怎么行?神医,这卡里有五十万,您先收下……”

  中年人掏出一张卡,就要塞给萧晨。

  萧晨看了中年人一眼,笑着摇摇头:“呵呵,我说了,有缘分文不取……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就把这顿饭钱给免了吧。”

  “这个……好,神医,救命之恩等改天再报,这饭钱才几个钱?以后神医来我这,一律免费!”

  “呵呵,那我们先走了!”萧晨对中年人笑了笑,然后看向韩一菲:“韩队,我们走吧?”

  韩一菲真有点傻了,还真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而且,还救人一命?

  “神医,你慢走,等改天我给你打电话!”

  “呵呵,好。”

  萧晨和韩一菲离开了,而中年人也匆匆离开,亲自去药店抓药去了。

  “韩队,怎么样?免费的午餐吃了吧?”

  出了酒楼门口,萧晨有些得意的看着韩一菲。

  “你确定没忽悠他?”

  萧晨翻个白眼,自己就是个大忽悠么?

  “韩队,你最近那个是不是不准时,量多而色黑……”

  “什么?”韩一菲一愣,没听明白。

  萧晨再翻白眼:“我是说你大姨妈是不是来得不准时,量多色黑……更直白点来说,你月经不调!”

  “在刚来时,会有痛寒症状,尤其你还是古武修炼者,寒气应该直奔丹田而走吧?”

  萧晨又继续道,跟这娘们说话,就不能圈圈绕绕,怎么直接怎么来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不是说了么?我是中医,自然是通过‘望’看出来的……”

  韩一菲彻底惊了,他说得竟然丝毫不差!

  “韩队,我觉得咱俩也是有缘人,要是你能把咱俩恩怨一笔勾销,然后再说点好听的啥的,那我就帮你治疗一下,怎么样?”

  萧晨有些得瑟地说道。

  “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韩一菲冷声说完,打开车门,发动起车,扬长而去。

  萧晨傻了,哎呦我擦,这娘们够狠啊,把他给扔在这了?他兜里没钱啊!

  不过,这也不算啥事儿,打个车,然后在路上给丁力打了个电话,让后者在门口等他。

  到了门口,丁力付了车钱,两人进了公司。

  萧晨回保安部呆了会儿,然后就去了苏晴的办公室。

  后者正在处理文件,两人聊了几句后,萧晨又去了隔壁。

  “你这家伙,终于舍得来找姐姐我了?”

  秦兰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萧晨说道。

  “额……”

  “我还以为,你有了小姑娘,就不稀罕姐姐我了呢!”

  “小姑娘?谁啊?”

  萧晨愣了愣,坐在了秦兰对面,点上一根烟。

  “童颜啊,你不是跟那小姑娘打得火热么?”

  “童颜?哎,兰姐,你可别瞎说,我跟那小妞可是纯洁的友谊……”

  “得了吧,就你这德行,会跟人家小姑娘发展纯洁的友谊?鬼才相信呢!”秦兰撇嘴说道。

  萧晨不知道该说啥了,童母都管自己叫女婿了,好似也没多纯洁……

  “怎么,是不是无话可说了?”

  “嘿嘿……”

  “你最近几天都在忙什么呢?”

  “在忙着买点东西。”

  “什么?”

  “这个。”

  萧晨从兜里摸出了窃听器,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东西?”

  秦兰拿起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窃听器,岛方第七代产品……”

  萧晨说这话时,眼睛一直在盯着秦兰,想要发现些什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