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三百八十四章 武皇帝的芥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武皇帝眸子生辉,他站在补天阵之下,将自己的神念已经渗透到虚空内部,脸上的震惊之色更加浓郁了,

  “这个小子果然沒有说谎,竟然真的用这样的手段将空间裂缝给封锁住了,只是,这阵法虽然玄奥,但威力根本不足以封锁空间裂缝,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加入,才使得阵法固若金汤,让里面的空间兽无法冲出屏障,”

  武皇帝喃喃说道,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补天阵的虚实,这阵法当真是精妙无比,但由于布置阵法的人修为太弱,使得阵法威力有限,不足以封锁空间裂缝,但眼前这种情况却彻底将空间裂缝给封锁住了,补天阵内似乎隐藏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强行支撑了补天阵,

  这是武皇帝最惊疑的地方,

  “我倒要看看,江尘用什么样的手段完成这样的手笔,”

  武皇帝说着,大手对着补天阵猛然一撕,只听嗤啦一声,补天阵瞬间就被撕裂,而在补天阵撕裂的一瞬间,那一缕大圣法则便无声无息的飞走了,连武皇帝都沒有半点察觉,

  加入了大圣法则支撑的补天阵,就算是如武皇帝这样的战王高手想要如此轻易的撕裂,也根本不可能,但江尘手段高明,他在布置补天阵的时候,故意巧妙的留有一线,他将补天阵的所有威能都用來阻挡空间裂缝另一端的暴躁能量和空间兽,而对于外界却沒有任何的防御,即便是一个普通的战灵境高手,从外面也能够轻易将补天阵给破去,这也是武皇帝如此轻易就将其破掉的原因,

  江尘何等的睿智和英名,他做事向來都是滴水不漏,早就预算到,武皇帝肯定会前來查看一番,而且要探索一个究竟,所以,武皇帝一定会将补天阵给撕裂,江尘自然沒有必要将补天阵设计的太过于完美,不然的话,万一武皇帝破除都那么费劲,对自己的怀疑岂不是更大了,

  于此同时,圣武殿内,无形中一道大圣法则进入了江尘的体内,在场诸位高手沒有一个察觉,就连站在江尘旁边的武九也丝毫无觉,

  江尘嘴角溢出一丝淡笑,接下來,武皇帝肯定是要亲自出手修补空间裂缝了,这也是江尘想要的最终结果,用阵法封锁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还需要战王高手亲自出手才行,武皇帝将补天阵撕裂了,身为圣武王朝的皇帝,他有责任和义务将空间裂缝给修补完成,

  起源山脉,

  吼……

  在补天阵被撕裂的瞬间,一声声怒吼便从内部响起,伴随着浓烈的吞噬之力,足足有三头强悍的战灵境空间兽从当先冲了出來,这三头空间兽真是不容小觑,竟然全部都达到了战灵境后期,后面还跟随一大批的空间兽,由此可见,这次空间裂缝所连通的异度空间,空间兽的数量何等的庞大,

  “哼,”

  武皇帝冷哼一声,他挥出一片金光,落在三头空间兽的身上,那三头空间兽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全身爆裂,化为齑粉,惨死当场,这就是战王级别的强势,战王之下的所有存在,都如蝼蚁一样不堪一击,

  武皇帝神威大展,一边出手斩杀从里面往外冲的空间兽,一边运转空间之力,修补空间裂缝,前后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起源山脉上空终于再次恢复平静,空间裂缝彻底被修补了,

  武皇帝身躯一晃,消失不见,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圣武殿内,

  见武皇帝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尤其是武九,他可是江尘最大的拥护者和担保人,如果江尘真的在这方面欺骗了武皇帝,就算是他也救不了江尘了,

  欺君之罪,那是一定要死的,

  “江尘,朕很想知道,你究竟如何利用阵法将空间裂缝给封锁的,”

  武皇帝看向江尘,眸子中带着一丝震惊,他之前撕裂补天阵的时候,并沒有丝毫异样的发现,但就是那样一个阵法,就将空间裂缝给封住了,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什么,竟然是真的,”

  七皇爷惊呼一声,脸上满是不敢相信,原本已经准备好冷嘲热讽的众人,也是明显一愣,脸上的嘲讽之色尽去,震惊的看向了江尘,武皇帝的这句话,无疑证实了江尘所说的真实性,甚至连武皇帝都不知道将如何做到的,

  “启禀皇上,在下身边有一头神异的异兽,精通一些古老的阵法,这阵法乃是我那异兽提供的,具体如何神异,在下也不知情,皇上定然已经将阵法撕裂,亲自修补了空间裂缝,似补天阵这等神异古老的大阵,如果连皇上的眼力都看不出所以然的话,在下更加不知道了,”

  江尘抱拳说道,此等无懈可击的回答,连武皇帝都不能再说什么了,江尘的话已经将武皇帝摆到了一个高度,你武皇帝都不知道的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呢,如果您老还要继续刨根问底的询问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不行了,

  身为高高在上的皇上,怎么会承认自己不行呢,

  “嗯,古老的阵法的确有神异之处,江尘,你这次做的不错,虽然沒有将空间裂缝成功修补,但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武皇帝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哈哈,听到沒有,这才是真正的天才,不要以为自己沒有见过就觉得别人做不到,井底之蛙,”

  武九哈哈大笑,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皇上,就算江尘完成了任务,但杀了上官家族那么多人,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上官胜咬牙切齿,一旁的天罡一也是如此,他们本來以为江尘死定了,却沒有想到对方真的完成了任务,

  “上官胜,你刚才沒有听到吗,皇上已经说了,江尘完成了任务,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

  武九大声说道,

  “一笔勾销,那么多血债,怎么一笔勾销,”

  天罡一大怒,

  “皇上,我上官家族长老上官鹰几日前突然死亡,我猜测肯定是和江尘有关,”

  上官胜开口说道,

  “上官家主真会开玩笑,上官鹰乃是战灵境后期的高手,我就算想杀他,难道有那手段吗,”

  江尘嗤笑一声:“而且,这几天我一直在起源山脉那一带执行任务,根本不可能见到贵长老,难道说,你们上官家族故意派人去暗中击杀我不成,”

  江尘一句话将上官胜差点给噎死,要知道这任务可是武皇帝亲自布下的,只是针对江尘一人,不允许任何人帮忙,连武九都不得参与,如果上官家族派人去追杀江尘,那就是违反了武皇帝的规矩了,上官家族如果硬要将上官鹰的死和江尘扯上,那就是公然违抗武皇帝,

  再则,以上官鹰的势力竟然会被江尘所杀,恐怕连上官胜本人都不相信,江尘再厉害也只是神丹境后期,和上官鹰之间相差一个大境界,这样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

  “行了,”

  武皇帝挥了挥手:“此事到此为止,江尘和上官家族还有万剑宗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江尘正式成为武府弟子,”

  武皇帝说出了极其有权威的话,无论这个决定是不是出于他的本心,他都要这样去做,因为这牵扯到他君王的威严,一言九鼎的气势,

  “皇上,”

  上官胜和天罡一极为不甘,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暗中对江尘恨的咬牙切齿,

  “哈哈……”

  武九哈哈大笑,整个大殿内,最开心的就属他了,颇有一种打胜仗的感觉,

  “皇上盛名,”

  江尘对着武皇帝抱拳,大声说道,

  “江尘,我听说你在冰岛内得到一件皇者之兵残片,可否让朕开一开眼界啊,”

  武皇帝话锋一转,将话題转移到了皇者之兵残片之上,他虽然是堂堂战王,但和战皇之间的差距也是无比巨大的,从未见过传说中的皇者之兵,自然是有着极大的兴趣,

  “这个……”

  江尘蹙眉,沒想到武皇帝将话題引到了这上面,这让江尘极其难受,上一次觐见武皇帝自己沒有下跪,武皇帝心中已经有所芥蒂,今日如果自己拿不出皇者之兵來,无疑拨了武皇帝的面子,但江尘真的拿不出來,别人都以为那是一件皇者之兵残片,唯有江尘知道那是天圣剑残片,如今更是已经融合成了一把崭新的天圣剑,自己去哪拿出來皇者之兵残片來,

  而且,武皇帝说是要观赏,实则摆明了是要自己贡献出來,

  “江尘,以你的修为,手中拿着皇者之兵残片,也根本沒用,这样的宝贝,你应该拿出來贡献给皇上才对,”

  七皇爷开口说道,

  “实在抱歉,那件并非皇者之兵,只是一件王者之兵残片而已,如今已经被我熔炼成了本命战兵,”

  江尘开口说道,

  “放屁,很多人都看到了,必然是皇者之兵无疑,江尘,你这是信口雌黄,就算是王者之兵,以你的修为,如何能够将其熔炼,”

  十皇爷大声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