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灭杀神丹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狂放霸道,嚣张到了极点,即便是神丹境的长老,同样不放在眼中,整个玄一‘门’,恐怕只有他江尘才有如此的魄力和胆量。.最快更新访问:。

  “是血月公子的人头啊,江尘这次击杀血月公子,灭杀黄石一带的所有血魔,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整个齐州来说,都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血月公子的人头在手上,不会有假,这是大功劳,江尘现在只想杀凡坤,谁挡他,便是跟他为敌。”

  “哼!凡坤该死,他趁着江尘不在对烟晨雨和寒衍动手,这样的行为,已经违反了玄一‘门’的规矩,只是‘门’主闭关,他爷爷是代理‘门’主,才让凡坤横行无忌,不可一世。”

  所有人都震惊了,江尘太强势了,即使面对两大神丹境的长老,也没有丝毫的退缩,他的手上,拎着血月公子的头颅,这是大功劳,就算是‘门’主亲临,也要给江尘最大的奖励,这样的大功劳,足以让江尘提出任何条件。

  那两个神丹境长老的脸‘色’也是微变,江尘拿出血月公子的头颅,如此大的功劳,他们似乎也不好阻拦,不过他们受到了凡中堂的指令,本身又是内‘门’长老,如果就这样退下去,也太没面子了。

  “江尘,你先平息怒火,你灭杀血魔,除掉血月公子,这是无人能及的大功劳,等‘门’主出关,一定会大大奖励与你,至于你和凡坤之间的恩怨,等‘门’主出关,想必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其中一个长老开口说道。

  “哈哈哈,什么狗屁奖励,老子不稀罕。”

  江尘放声狂笑,他手中元力一震,直接将血月公子的头颅震的粉碎。

  江尘怒发冲天,黑发根根竖立,拳头握的咔咔响,他眸中闪烁‘阴’冷的寒芒,整个眸子都变成了血红‘色’,如一头嗜血的荒古蛮兽,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说过,谁挡杀谁,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也一起去死吧。”

  江尘狂放到了极点,他大手对着一个长老凌空一抓,施展出刚刚觉醒的真龙大手印。

  轰隆……

  凭空一声轰响,一只足有房屋般大小的血‘色’龙爪突然从天而降,真龙大手印直接锁定那老者的所有气机,生猛抓下。

  “敢对长老出手,此乃大不敬,江尘,你这是找死。”

  那长老也大怒了,他挥出一道璀璨光华,向着江尘的龙爪攻击而去。

  轰隆……

  强大的轰鸣之音响起,真龙大手印乃是真龙战技,岂是那么容易就对付的,而且,江尘现在有三百条龙纹,随便施展便是三百万斤的力量,一般的神丹境高手,都抵挡不住。

  真龙大手印以压顶之势而下,将老者施展出的攻击给直接粉碎,巨大的龙爪直接把那老者给抓在其中。

  “江尘,你敢对我出手。”

  那长老脸‘色’微变,没有想到江尘竟然强势到了这种程度,自己堂堂神丹境的高手,竟然会不是其对手。

  “真龙之火,给我焚烧。”

  江尘根本不给他从龙爪中冲出来的机会,血‘色’的龙爪顿时被一片火海给覆盖。

  啊……

  强烈的火焰犹如钻心的锥子一样,将老者的身体都给撕裂,这是真龙之火,万兽火王,如今被江尘配合真龙大手印施展出来,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

  何况,那老者已经受到了创伤,再加上之前轻敌,而且,老者断定江尘不敢对自己下杀手,才瞬间被真龙之火困住,不然的话,以他神丹境的修为,就算打不过江尘,也不能如此轻易的就落到江尘手中。

  凄厉的惨叫在整个玄一山上空绵延不绝,前后三个呼吸的时间,老者的惨叫消失不见,在真龙之火的焚烧下,老者直接被焚烧成了渣,连‘毛’都没有剩下。

  这一幕可着实吓坏了所有人,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眼中流‘露’出的全是不可思议,一个堂堂神丹境的内‘门’长老,竟然被江尘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给杀死了,这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都不能相信啊。

  “我的天,那是什么火焰,竟然如此的恐怖,一个神丹境初期的高手,直接被焚烧的干干净净。”

  “你们看江尘施展的战技,那是一只巨大的龙爪,龙鳞密布,携带着一定的威压,实在太恐怖了,还有那让人惊悚的火焰,简直可以焚烧天地万物啊。”

  “他从进入玄一‘门’这才多久啊,撑死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能过斩杀神丹境长老了,大家都以为他和南北朝的一年战约必败无疑,现在看来,胜负还真不好说。”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真的杀死了神丹境的长老,简直要逆天了,那可是神丹境的长老了,在玄一‘门’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弟子斩杀神丹境长老,江尘是第一个,可见他对凡坤的憎恨,今日不杀凡坤,誓不罢休。”

  无人不惊,连神丹境的长老都杀了,江尘连续斩杀两人,一个内‘门’弟子,一个内‘门’的长老,已经表明了自己对凡坤的必杀之心。

  “江尘,你,你,你敢残杀长老,简直是大逆不道。”

  另外一个神丹境的长老气的浑身哆嗦,用手指着江尘大声喊叫,但是人都能够听出他的语气在颤抖,明显的底气不足,江尘雷厉风行,手段狠辣,轻松灭杀神丹境,给他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不想死就滚。”

  江尘冷冷的看了那长老一眼,那长老心神一颤,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这个人太可怕了。

  “我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御子涵深吸一口气,他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江尘的成长,实在让人受不了。

  “好,好兄弟。”

  果山一脸的‘激’动,江尘今日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迅雷不及之势。

  “凡坤,出来受死。”

  江尘脚步一颤,再次向前迈出一步,他声音洪亮,响彻上空,他从那长老身旁掠过,直接将其无视,那长老虽然气愤无比,却再也不敢上前阻拦,他几乎不会怀疑,只要自己再阻拦一下,刚才那长老,就是自己的下场。

  一往无前,势不可挡,化龙诀的蜕变已经结束,给江尘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三百条龙纹,真龙之火,真龙大手印,这是难以想象的大收获,现在,只要江尘突破千难万阻杀死凡坤,便可彻底完成和化龙诀的契合。

  到了现在,再也没有不开眼的出面阻拦江尘,这人已经不可抵挡,除非‘门’内有神丹境中期以上的老一辈长老出手,才能挡得住江尘。

  “哼!”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内‘门’深处响起,接着,两道身影飞了出来,正是凡中堂和凡坤爷孙两个,凡中堂一脸的冷酷,目光犹如毒蛇一样,落在江尘的身上。

  “江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死内‘门’长老,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我身为代理‘门’主,要除掉你。”

  凡中堂义正言辞的开口说道。

  一道身影出现在江尘身旁,正是果山,果山看到这突然出现的爷孙二人,便想到当日的场景,怒火便不打一出来。

  “凡中堂,凡坤犯下大错在先,江尘现在只是要讨回一个公道,如果你是代理‘门’主,就应该给一个公正,让江尘和凡坤上生死战台,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果山义正言辞的说道。

  闻言,其他人也都是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公平的解决方法,当然,人们知道,凡中堂是肯定不会同意果山的意见的,让凡坤和江尘进行生死战,这和让凡坤直接送死有什么区别,现在的江尘,连神丹境都能击杀,凡坤在他面前,实在弱小的可怜。

  “残杀‘门’中长老乃是死罪,不可相提并论。”

  凡中堂冷冷的说道。

  果山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江尘给挥断,江尘不想呈口舌之利,他今日就是要杀凡坤,谁也别想阻拦,谁也拦不住。

  “你们爷孙二人几次陷害于我,要置我于死地,这次黄石一带灭杀血魔,你们更是通知天剑‘门’的梁萧,让他在回来的路上截杀于我,可惜,我江尘的手段你们根本不会明白,区区梁萧,也想对付我。”

  江尘说着,又从乾坤戒中取出一颗人头,当众人的目光落在这颗人头上,瞬间‘激’起一片哗然。

  “竟然真是梁萧,江尘杀了天剑‘门’的梁萧。”

  “天啊,太恐怖了,齐州四大天才都陨落了,不过江尘现在连神丹境都能击杀,灭杀梁萧也算不上什么。”

  “如果江尘说的是真的,那凡坤爷孙就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吃里扒外啊。”

  所有人都认出了梁萧,连凡中堂和凡坤都是脸‘色’微变,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梁萧都死在江尘手中,自己提前设定的一切计谋,都被江尘狠狠粉碎。

  “凡坤,你残害烟晨雨和寒衍,和我结下生死难解的仇怨,今日,我必杀你。”

  江尘目光落在凡坤的身上。

  兄弟们新年快乐,可怜老苏这大过年的连一张贵宾票都木有收到啊,哭!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