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二百二十七章 水源印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有“半盏茶养伤”的旧事在前,凤九当然信不过许易。杂#志#虫  但一声“许兄”,同样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矛盾。

  估摸着凤九直面死亡的心理防线已经打开,许易又变了面目,阴仄仄盯着凤九,说道,“九兄信不过许某,许某自然也信不过九兄,九兄以为倘若我放你归去,九兄会容我安然入幽火深渊,采集火灵。”

  “那怎么办!”

  凤九脱口喝道。

  话才出口,他就后悔了,暗骂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急切了。

  “我也不知怎么办,九兄自己想个办法吧。”

  许易抱着膀子道,“同样还是半盏茶的工夫,九兄若不能让我放心,我只好送九兄归于九幽了,噢,忘了,妖族无有灵魂,九兄这具妖躯死了,便是真死了。”

  “可惜九兄天赋之才,名妖血脉,一朝生死,化作尘泥,归于永寂,实在可惜,九兄,你说你死后,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就像被闷在一个黑沉沉的大箱子中,永生永世,这是什么滋味。”

  “魔鬼,你这个该死的魔鬼!”

  凤九在心中咆哮。

  在凤九看来,眼前立着的这个家伙就是真正的魔鬼,玩弄心术的魔鬼。

  他本来抱定必死之心,偏偏这般一番折腾后,他的必死之念早已淡去。

  如今这该死家伙对死亡的描述,真的字字句句,都剜进他心里去了。

  “时间过去一半了,九兄还没想到?”

  许易盯着凤九,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敢保证,你只要幽火深渊的东西,对我妖族并无加害之心。”

  凤九脸色惨白,憋出一句话来。

  他真的不能忍受,“死而活,活再死”的折磨。

  许易道,“我只能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想要害任何妖族的心思,对此,我可以发心誓。”

  凤九冷道,“那你立誓吧。”

  风九实在信不着许易,但信得着誓约,他很清楚誓约随时能转化为心中魔障,越是修为高深,越忌讳立心誓。

  许易当即起誓,关键词却落在“目前为止”上。

  对此,凤九表示理解,只要许易目下无害妖族之心,证明他混入妖族,的确是为了幽火深渊。

  只要这个初心在,凤九也没什么好坚持的。

  凤九也知道,他不可能约束许易不和妖族起冲突,但只要并非是带着坑害妖族的图谋而来,和个别妖族之间的冲突,他约束不了,也懒得约束。

  “你既有水源妖相助,想挟持黄某,也实在容易,你唤出水源妖,让他在我识藏宫种下水源印记……”

  凤九话音未落,阿鲤现出形来,拍手道,“我知道了,我记忆中,正有这种法门,公子,你放心,我给他种下水源印记后,只要他敢不听话,我一个念头,就能爆掉他的识藏宫。”

  许易哪里知道什么水源印记,但听阿鲤这般说,他也不疑有他。

  凤九忽的张开口,阿鲤化作一段水流,没入凤九口中,转瞬,又自凤九口中飞出,再度化作小胖孩形象。

  瞬时,许易便见凤九的头颅和肚脐处闪过一道白光。

  凤九勃然变色,“源妖,你怎在我元宫也种了水源印记,许易,你敢出尔反尔,卑鄙无耻。”

  阿鲤道,“浑说什么,水源印记,是我种下的,也是你叫我种的,和我家公子何干,再说,你说种识藏宫,我按你的要求种了,至于元宫中的水源印记,你又没说不许种,我顺手也就种了。”

  凤九瞠目结舌,大口喘着粗气。

  他真是无言了,识藏宫被种入水源印记,已经是他最大的退让了。

  到时事不可为,他拼着识藏宫爆掉,好歹能保全一条性命。

  可阿鲤将的他元宫也种了水源印记。

  元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存储妖核的地方。

  若是元宫也爆了,妖核无处依存,他自然就死了。

  这,这怎么可以。

  许易摸摸阿鲤脑袋,知道小胖孩又立一功。

  他弄不明白识藏宫和元宫的区别,单看凤九的表现,知晓他是彻底被阿鲤拿住了要害,这种局面,自然极好。

  “行了,九兄,我没兴趣要你的命,待我收取火灵完毕,离开妖域时,必定要阿鲤解掉你的水源印记,何必争什么识藏宫和妖宫。”

  许易拍着凤九的肩膀,宽慰道。

  凤九只听得想死,识藏宫和元宫根本不是一回事,左右不是你姓许的被拿住了命脉,风凉话竟说得这般一溜一溜。

  事已至此,凤九除了相信许易所言,又能如何?只巴望着这位快些收取火灵,速速滚蛋。

  “幽火深渊,我知道一些,那里的火灵之力很丰沛,却始终没有被采撷,不是因为别的,旁地的火灵之力都很内敛,那里却不同,终年散发着狂暴的力量,却始终不见干涸。根本难以靠近,又如何采撷?”

  凤九道,“你想采撷幽火深渊中的火灵之力,先得寻求至宝级的浣火衣,据我所知,此等宝物,根本不曾问世,你要求来,恐怕太难。当然,这至少是条路,走不走,怎么走,全看你自己。”

  “多谢九兄见告,九兄请归吧。”

  许易催动法诀,一道璀璨光芒闪过,却是周围的禁阵已解。

  凤九瞪眼道,“你莫非现在还想着往幽火深渊冲?简直和找死无异,你若如此,还是赶紧交待水源妖,让他将我的水源印记解开。”

  许易正待搭话,腰囊中,忽的大放光明,一个道袍中年的影像浮出,冲着许易笑道,“许大名士,主上迎春晚宴,召开在即,却不见下前来报到,特异派佟某前来相请,还请许大名士千万要速来。原来凤九少主也在此间,那就一并来吧,黄风领主已经到了,今日的晚宴,主上要的就是热闹,两位千万不要缺席。”

  言罢,道袍中年的印象消失不见,许易取出玺印,浮现在玺印周身的光芒,渐渐敛尽。

  “冬宫仙使,竟是冬宫仙使,何德何能,何德何能……”

  凤九盯着玺印,喃喃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