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八十六章 血炼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回到自己洞府后,秦凤鸣心情还未平静。

  将宗门赏赐法器拿出,一根呈现黄金颜色的三寸长绳索出现在其手中。手一抖,灵力注入。

  霎那间,绳索陡然变为一丈多长,手指一点,顿时,身前一块巨石就被其绑缚起来。秦凤鸣见此,立即兴奋异常。此件上品法器,用于偷袭困敌,将是绝好利器。

  如趁敌人不备。偷偷祭出将对手困住,那还不让自己为所欲为。高兴的将绳索收起,便全身心进入了修炼状态。

  矿藏争夺战将近,他要利用这有限时间,将境界好好巩固一下。

  转眼间,多月时间转眼过去了。这日,秦凤鸣突然收到一传音符,让他准备好自己所有用具,后天上午到云阙峰主殿集合。

  秦凤鸣知道,出发参加矿藏争夺战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四十名弟子准时集中到大殿不久,就见汪宗主和十几位殿主、执事陪同两位中年人出现在大殿入口处。

  其中一个人尖嘴猴腮,表情毫无笑意。秦凤鸣认得,此人正是那位西门师叔祖,另一位中年人走在中间,看来比西门师叔祖地位还要尊贵,但他不知是何人。

  但此二人陡一出现,一股无形威压就扑面而来,让众人心中不觉大是愕然。

  听完汪宗主介绍,这才知晓,那中年人竟是一位成丹中期长老,而且正是那位秦凤鸣认识的曾师姐的嫡亲长辈。

  当初他也听王师兄说过,曾师姐有位长辈是落霞宗长老。没曾想,此时竟然见到了。他偷眼望向曾师姐,见她俊美面容上毫无表情,不知再想些什么。

  汪宗主这次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告之说:“今日,将出发去血炼门,参加三十年一次的灵矿争夺战,愿大家齐心协力,争取好成绩。”

  曾师叔祖和西门师叔祖同样未多说。只是告诫大家听从指挥,不要单独行动。然后众人走出大殿。

  来到大殿外,只见曾师叔祖手一挥,天空中出现一把五六丈大小的青红双色巨扇;西门师叔祖同时也祭出一块纱巾状法宝,迎风涨成数丈大小。两件法宝释放惊人灵压,让众人不觉心生敬畏。

  众弟子望着空中的两件法宝,均露出震惊之色,成丹期前辈果然非同凡响,能轻松驱使如此器飞行。如换作是他们自己,可能连正常激发起法器都未必可能。

  对现在的秦凤鸣来说,驱动法器飞行,已不在话下,但是,要长时间飞行,还是用御空决或是符箓,因驱使法器消耗法力太大。

  眼见两位师叔祖驱使如此宝,还要携带数十人,其法力是何等深厚,可想而知。

  在西门师叔祖一声令下,众人分成两组,分别登上两件法宝。两件法宝在灵力催动之下,相继灵光一闪,翁鸣一声破空而去,转眼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远处。

  站在众弟子身后,秦凤鸣从来未体会过,御器飞行能有如此快速度。自己原来的御空决,不足现在速度的五分之一。

  想想自己和两位师叔祖之间巨大差距,秦凤鸣不觉心神一阵激动。望着前面控制法宝飞行的师叔祖,其暗下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达到此种境界,获得如此力。

  两位师叔祖都使用了隐身术,将众人身形统统遮蔽起来,所以,就是白天飞行,凡人也是不能发现。

  就是如此快速度,他们一行人在路上也飞行了五天时间。

  当然,两位师叔祖并非一直在飞行,由于时间充足,每天都会选择地点降落,让众弟子休息一番。

  血炼门,其宗门所在地在大梁国东部的血色山脉之中,整个山脉都被红褐色石头覆盖,山中植物也以红色杉木为主。整座山脉灵力充沛,和皓月山脉不相上下。

  从高空望去,就像一片一望无际的血色海洋一般。让众弟子惊愕不已。

  当一行人脑来到血炼门护派大阵禁制前,已有十几名血炼门弟子在此迎接。

  见到落霞宗众人,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男子飞身向前。躬身施礼道:“血炼门弟子胡明,恭迎落霞宗前辈,请前辈和众位道友稍后,晚辈这就通知本门长辈。”

  说着,其中一名弟子一扬手,一道传音符破空而去。

  也就一盏茶功夫,两道惊虹从远处山峰破空而来。一股灵压由远及近,转瞬间在众人面前停下,威压也随之消失。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

  “我还道是谁人带队,原来是曾老弟呀,数十年不见,不知你的碧清决是否威力大增了。西门道友神采依旧呀,法力精进不少,想必离境界突破也不远了吧。”

  见到来人,曾师叔祖微微一笑道:“张老怪,数十年不见,你也不见老,定是浪费了贵门不少顶级丹药。这位道友面生的很,是贵门新进的道友吧?”

  二人似乎很是相熟,应对非常得体、干脆,区区几言,就问候了双方。

  西门师叔祖赶紧对那老者躬身施礼,连说:“张师兄言重了,小弟离突破还差着远着呢。”

  和那张老怪同来的中年人,也赶紧躬身施礼。正要说话,那张老怪哈哈笑了笑,说道:“曾老弟眼力不错,这位是李思清师弟,正是十年前突破筑基期,进入成丹期的。以后还要曾老弟多加提携。”

  秦凤鸣听着,面前这位法力深不见底的前辈,竟和曾师叔祖是旧识,听其言语,似乎以前他们二位还可能相互比试过,但从其言语中听不出谁胜谁负,看来应不相上下。

  “这次,你们落霞宗是第一支到的,其他宗门还未曾到,落霞宗门下弟子都安排在独望峰西苑,两位老友就住在贵宾阁吧。不知二位以为如何?”那张老怪继续说道。

  两位师叔祖都点点头,都没有说什么。众人便跟随在胡明身后,向血炼门护派大阵内飞去。两位师叔祖随那张老怪而去了。

  西苑位于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西面,此处修建有数十座阁楼,每名弟子一座,还剩十几座,想必这山峰就是独望峰了。

  其他三面,应也修有同样建筑,以供其他三派入住。看来血炼门对四派不偏不倚,招待甚是周到。

  将众人都安顿好,胡明又留下五名弟子,告诉众人,如有需要,可告诉此五人。但有所求,一定照办。同时告诉众人,独望峰山顶,有一比武场,可用以比试,但不能伤人性命,其他地方严禁打斗,违者,将被驱逐出血炼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