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七十九章 选拨(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见曾师姐仅祭出两件上品法器,秦凤鸣知其并未全力出手,只要她祭出那两件顶级法器,比试将立分胜负。

  此次比试,将要进行数轮,师姐不祭出顶级法器,知其是要待遇强敌之时,突然祭出,已收到奇效。

  经苦苦等待,太阳即将落山之时,才终于轮到秦凤鸣上场比试。

  驾起御空术,他晃慢悠悠飞进比试场内,冲主持师叔一躬身,将玉牌交了过去。

  片刻后,一个身穿绛紫色衣衫的黄面大汉才也飞进来,对主持师叔躬身施了一礼,转身看向秦凤鸣,神识扫过,见面前之人仅有聚气期八层境界,不由面露不屑之色。

  见对方如此表情,秦凤鸣并未露出异色,而是面带微笑,笑呵呵看着对方,见对方也仅聚气期九层境界,心中不由暗笑不已。

  见秦凤鸣出现在比试场上,广场上众弟子立即议论纷纷,许多相熟弟子开始相互交谈。

  “看,那人就是炼器殿的秦师弟,聚气期四层之时,就能炼制上品法器。”

  “那他身上上品法器应有好几件,别看仅是聚气期八层的修为,没准秦师弟还能赢了此场比试。”

  “那身穿紫衣之人我认识,是修仙家族姜家的子弟,叫姜峰,据说,他很得姜家家主器重,肯定也有上品法器在身。没准还有顶级法器。”

  “就算秦师弟有上品法器,但他自身法力可差姜师兄不少,本场比试,我还是看好姜师兄。”

  “秦师弟炼器厉害,可不代表斗法就厉害,就是有上品法器,斗法经验不足,也是不行。”

  外面众人议论纷纷,支持哪人的都有,场面热闹非常。

  听说对面之人竟是修仙家族姜家的子弟,秦凤鸣不觉一愣。

  姜家,在依附落霞宗的众多修仙家族之中,实力并不是最强大。但是,姜家族对阵法之道却有深刻研究,其家族之中曾出过数名阵法大师,在大梁国名气却极大。

  秦凤鸣一直对阵法之道很是向往,只是其现在修为太低,本打算进入筑基期后,在涉猎阵法之道。没曾想,现在竟在第一场比试中就遇到姜家子弟。想到此处,他不觉多看了对方几眼。

  那紫衣大汉听到众弟子议论,不由面色严肃,好奇看着秦凤鸣,他也曾听说过秦凤鸣之名,不觉暗自小心起来。

  秦凤鸣向紫衣大汉微微一笑,躬身一礼:“小弟,秦凤鸣,还请师兄一会儿比试之时手下留情。”

  那大汉一怔,也拱手说道:“好说,彼此彼此。”

  主持比试师叔见二人均都做好准备,一挥手,比试开始。

  话音刚落,一张冰罩符就被秦凤鸣祭出,其身体四周顿时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护罩,将他全身都包裹在内。

  秦凤鸣站在护罩之内,只是微笑注视着对方,并未再有丝毫动作。

  那紫衣大汉将一张风罩符祭出,接着手一扬,一件乌黑法器被其祭在空中。在空中化作一件硕大的镰刀状法器。拖着一团黑芒,向秦凤鸣疾飞而去。

  见对方祭出法器,秦凤鸣才手一挥,将那精铁盾给祭出。霎那间涨成一半丈左右圆盘,挡在冰罩之外。

  顿时,对方法器疯狂斩击在圆盘之上。霎时,就在圆盘上砍击了十数次,但其攻击并未在圆盘上留下丝毫痕迹。小盾所化圆盘防御力之强,果然没让秦凤鸣失望。

  那紫衣大汉见秦凤鸣一副有恃无恐,不慌不忙的样子,心中不觉打鼓,稍一犹豫,一件葫芦状发法器出现在其头顶之上。

  此法器刚一现身,观战众人中就有人惊呼出声。

  “这是火云葫,没想到姜家家主竟然将此法器都拿将出来了,看来,此次姜家对这筑基丹势在必得了。”

  “这火云葫可是顶级法器,就算秦师弟也有顶级法器在身,也不可能斗过这姜峰,落败是迟早之事了。”

  “我听说,这火云葫可不是普通顶级法器,就是普通筑基期初前辈,不提防下,也会在这火云葫下吃亏落败。”

  乍一听‘火云葫’,秦凤鸣就知道大事不妙,此件火云葫顶级法器,他可是早就听说过。

  尽管见火云葫出现在空中,但他并未有丝毫惊慌,双手一抬,手中顿时出现四五十多张‘冰弹符’,朝那紫衣大汉一挥,化成数十颗亮晶晶冰弹,向着那紫衣大汉铺天盖地而去。

  那紫衣大汉听到众人议论,正自洋洋得意之时,突见面前出现了数十颗冰弹,顿时大惊失色。

  如是三颗、五颗冰弹,他还可毫不顾忌,凭借其身前护罩硬扛,但见如此多冰弹,直冲面门而来,已躲无可躲,登时吓得他面无血色。这可是相当于十几名聚气期修士,向其一个人发射冰弹术,其威力可想而知。

  顾不得催动火云葫攻敌,双手狂向身前的罩输入灵力,同时,又祭出一张‘土罩符’,想以此来化解秦凤鸣的这波攻击。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如此多冰弹的威力。秦凤鸣的这波攻击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不然,他所发出这些符箓,是有其前后顺序,且其攻击范围非常之小。

  两层防护罩也仅仅挡住了三十多道冰弹攻击,就‘嘎嘣’‘嘎嘣’两声清响,爆裂开来,剩余冰弹直向紫衣大汉而去。

  就在将要攻击在紫衣大汉身上之时,秦凤鸣神念一动,剩余冰弹擦着紫衣大汉身体,一飞而过,来势汹汹的冰弹并未伤那大汉丝毫。

  那主持比试师叔见姜家之人身处危险之中,正要出手将之救下,就见秦凤鸣一挥手,知秦凤鸣手下留情,刚刚飞起身体又自停下。

  只见那紫衣大汉满脸惊慌,呆呆站在当场,双眼露出惊恐之色。秦凤鸣停在远处,面带微笑看着对方,没有任何动作。

  那主持比试的师叔见二人如此表情,高声宣布,本场比试“秦凤鸣获胜”。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