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45章 骑脸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燧长,你在做什么啊燧长!”

  当烽燧下层被大火包围,浓烟不断上升时,破虏燧的众人却惊讶地看到,任弘脱了甲,将自己那件价值好几百钱的布袍撕成了五等分,往存放饮水的水桶里一浸,分给众人,示范道:

  “捂好口鼻,兴许能多撑一会。”

  烽燧上面就两个水桶,用来救火完全是杯水车薪。

  烽燧一共三层,底层门洞已被熊熊燃烧的薪柴堵住,匈奴人还不断往里面添料——都是燧卒平日里辛辛苦苦收集来作为积薪的干燥枝叶,谁想竟被胡人当成了致命的武器。而且匈奴人放火烧燧,就是为了逼他们出去,几十个人都张了弓在外等着呢。

  火焰已顺着楼梯,快要窜到二层了,浓烟也已充斥其中,虽然顶层也有烟和热气不断往上冒,可好歹是无顶的开阔空间,塞外的匈奴人怕伤了里面的族人,已经停止放矢,那儿自然成了五人最后的避难所。

  五人靠在女墙上,一开始有些缄默,因为任弘让众人好好捂着湿布少说话,免得吸入太多烟尘,但韩敢当憋不住啊,嘟囔道:

  “汝等见过仓库里熏鼠洞么?在外点了火,将烟往鼠穴里灌,硕鼠受不了便一只只往外跑,手里拿着木板,一拍一个准!胡虏就想这样对付吾等啊,出去被射死,憋着被熏死,我宁可选前者,要不还是冲出去罢。”

  “我不想死。”

  这时候张千人已醒了,肩膀伤口疼得难受,他似乎又恢复了早先的怯懦,哭哭唧唧地说道:“我还没成婚,还想做狡士,要做河西最好的养狗之吏。”

  任弘颔首:“你说过。”

  张千人流泪道:“我当时骗了你,燧长,其实我朝思暮想,都是能回到长安,重新做回祖父曾任职的狗监,给天子养狗……”

  他在那说着,韩敢当却嗅了嗅鼻子:“这烟里怎么有股肉香味?”

  赵胡儿凑到边上往下一瞧,骂道:

  “匈奴人取了厨房里剩下那只羊腿,还有……张千人的狗也被开膛破肚剥了皮,正在下面烤着呢。”

  匈奴人也是会玩,上面烟熏活人,下面却开起了烧烤趴,红柳木串着张千人的大黑,凑到火里烤炙,热油滋滋作响。

  “胡虏还是人么?”

  张千人大怒,挣扎着起身:

  “我和他们拼了!”

  但随即就疼得坐回了原地,又开始了祥林嫂模式,哭泣道:“我悔啊,没早早给大黑配种,让它绝了后!”

  “我悔的是,去年回绝了邻家的说媒,未能成婚,没给自己留下个种。”或许是受到张千人感染,吕广粟也开始嘟囔了:

  “我曾夸口说,要给家里挣足够多的钱,买足够大的地,盖宽宽的宅院,将仓禀里堆满各式粮食,每顿换着花样吃……眼下只能等战死后,让家里多出几万安葬钱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开始留遗言了,任弘也取下湿布,咳嗽着道:“老韩又有何未做之事?”

  “我?”韩敢当热得要命,但还是没脱下铁甲铁盔,他还存了一会出去拼命的打算。

  他挠了挠脸,喃喃道:“我就想再吃一顿那胡羊焖饼。”

  赵胡儿瞪了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自然不止。”

  韩敢当受不得激:“我说了,汝等可不要笑。”

  他抬头看向被浓烟包围的天空:“我当年受募入伍,是存了像孝武皇帝的将军们一样,立功封侯的心思!”

  旋即骂道:“岂料稀里糊涂卷入巫蛊事,成了叛军,发配敦煌吃沙子,因为在外服役,恰逢匈奴入塞,连妻、女也没护住,让她们被胡虏所杀,我还封个鸟侯!”

  没人笑,反倒是赵胡儿接着他的话,也开始了自己的“遗言”。

  “母亲告诉我,塞内有许多有趣的事,我只后悔这十来年都只呆在破虏燧,没有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

  “还有。”

  他看向众人,忽然诚挚地说道:

  “我只想死前,不再被叫做‘胡儿’!”

  “我想做汉儿!”

  多年前从匈奴逃入塞内,骑在长城上,看向两侧截然不同的世界时,他便已经做出了抉择。

  再加上任弘那天给他讲的休屠王子金日磾的故事,赵胡儿是记在心里了。

  任弘道:“你今日杀伤胡虏近十人,若没有你的射术,吾等决计撑不到现在,你是最尽忠职守的汉兵,是堂堂正正的‘赵汉儿’!”

  平日跟赵胡儿最不对付的韩敢当也重重拍着他的肩膀道:

  “赵胡儿,往后谁再叫你赵胡儿,我的巴掌便往其脸上招呼!”

  又看向众人,动容道:

  “经此一役,汝等,都是我老韩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燧长你呢?有何未了之事?”吕广粟如此问道。

  众人都看向任弘。

  “我?”

  任弘平日里心思藏得深,可今天,就像他那脱去的甲,撕裂的外袍般,真实的自己显露了出来。

  他笑道:

  “我和赵汉儿一样,想去别处看看,尤其是西域,听说西域胡妇俊俏,葱岭以西的风土人情与中原截然不同。”

  “我也和老韩想的一样,欲封万户侯!如博望侯张骞那样,大丈夫当穿行异域,万里黄沙以取功名,也由此洗刷祖父的污名。”

  “我和吕广粟一般,想买下大片的田土,种大蒜,种胡麻、胡椒、安息芹,让西域的作物,由此大行于世!”

  “我也和张千人一样,想回长安,去到这天下的中心去!想让这赫赫大汉,变得更好!”

  这些,就是任弘小小的梦想了。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被困于烽燧之上,危在旦夕,任弘有些泄气,甚至会安慰自己:也许死了,就能回到之前的世界里罢?

  但聊了一会未竟的梦想后,他却再度变得心潮澎湃起来,走到烽燧边缘,匈奴人依然在下面边烤肉边叫骂。

  “这烽燧不高,待会撑不住了,吾等就跳下去吧。”

  也就三层楼,摔不死,顶多断条腿。

  “被匈奴人杀死,也好过变成烤羊熏狗啊……”

  赵胡儿却站了起来,捂住受伤的左耳,只剩下右耳:“听!”

  任弘他们面面相觑,但也隐约听到了声音。

  “呜……呜……呜……”

  是胡人的号角声!

  长城之上站立的胡人,一直在尽职地眺望南方,而现在,他们似乎看到了什么,将牛角号凑在嘴边,吹响了低沉的号音……

  一声,两声,三声!

  塞外,等待手下攻陷破虏燧的皋牙胥听到后,满脸阴沉。

  大口吃狗肉的匈奴百骑长停下了嘴,凝神细听,然后骂骂咧咧,让众胡人不要再添柴了,速速从破虏燧通向塞外的坞门处撤离。

  赵胡儿也听得真切,顿时大喜道:“匈奴之俗,吹角为讯,一声是同伴,两声是猎物,三声,是敌人!援兵,是援兵到了!”

  浓烟迷了任弘的眼,又疼又痒还流了泪,但任弘一次次揉去那些泪花,努力睁眼向南方望去。

  他望见了,一群群汉卒,正从各处亭燧奔赴而来,持弩带刀,人数虽然不多,但脚步坚定而有力。

  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如同涓涓细流汇成大河,要来扑灭破虏燧的熊熊烈火!

  而更远的地方,更是烟尘滚滚,那是中部都尉府的骑兵在驰骋前进!

  破虏燧的壮士们,没有白白战斗,没有白白等待等待,他们的努力,没有被辜负!

  燧上的五人欢喜地抱在一起,这下有救了。

  “那个扬言杀了老宋的胡将要逃!”

  韩敢当却想到了什么,趴在烽燧边缘一看,那位匈奴百骑长真的很尽职,让手下先将受伤的人扶起去到塞外,他则殿后。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这才扛起一具族人的尸体,恨恨地看了烽燧一眼,打算离开此地。

  “他杀了老宋,不能让他逃了!”

  任弘与赵胡儿想要射箭射弩,但塞外再次一阵箭雨射来,让他们抬不起头,这是百骑长先行出去的族人在掩护他。

  张千人劝道:“眼下没路出去追,算了罢。”

  “谁说没路?”

  韩敢当憋了许久,此刻怒发冲冠,而任弘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疯狂!

  “燧长,老韩我先出去了!”

  言罢,韩敢当竟站起身来,无视一根根箭矢射在他铁盔铁甲上,往前一个猛冲,一脚踩在烽燧女墙上,整个人腾飞而出!

  匈奴百骑长乌兰听到一声怒吼声从头顶传来,抬起头时,竟看到一个大汉从四丈高的烽燧顶上一跃而下,朝他扑来!

  等乌兰扔下族人尸体想躲开时,已经来不及了。

  韩敢当连人带甲,足足有一百八十斤的身躯,正好骑到百骑长满是惊愕的脸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