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638章 饮酒杀人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长身而起,秦宇敛去笑容,眼眸露出寒意,该去做个了结,送该死之人去死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再去间狐耳花一面,他既然以朋友身份自居,那么朋友即将犯险,他当然得有所表示。

  嘴角勾了勾,秦宇快步走出大殿,身影一动急速远去,很快来到撑天古木下。

  光点汇聚,狐耳花身影出现,他满脸赞叹,“我的朋友,你的进步速度,实在让人吃惊!”他笑容灿烂诚挚,“恭喜你,完成了意志实质化!”

  秦宇道:“我是来辞行的。”

  狐耳花道:“序列者们实力强大,你一切小心。”

  秦宇直接,“是啊,面对序列者我没有绝对把握,所以我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些帮助。”

  狐耳花笑容微僵,“当然,我们是朋友,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就是。”

  秦宇道:“我担心一印序列已做好准备,正等着我去找他,你如果能给我一些保命手段,我会非常感谢。”

  狐耳花沉默半晌,挤出笑脸,“可以,灵族对朋友,从来都是不做保留。”他抬手掌心光芒涌动,一方墨色圆环形玉佩出现,“这里面封印着我一道投影,但我的朋友你应该清楚,我现在状态非常虚弱,每一份力量都无比宝贵,如果非必要的话,请你尽量不要使用它。”

  秦宇点头,“放心,我记住了。”将玉佩拿到手中,他点点头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神道尽头。

  狐耳花脸上笑容消失,眼眸一片阴郁,他当然看得出,秦宇是在故意的“敲诈”他,不过很快随着吐出口气,他脸色归于平静。

  因为狐耳花很确定,现今秦宇从他手中拿走的一切,未来都会加倍的还回来!

  一连在玉佩表面,布置了十几层禁锢,秦宇才把它收起来,他对狐耳花的警惕从不曾有半点削弱。这位“朋友”现在委曲求全,看来所求甚大的,秦宇可不希望,最后把自己折进去。

  巍峨巨大面积惊人的宫殿群中,秦宇迈步前行,周边雾气潮水般退走,似表示敬畏。一个个行尸,远远察觉到他的气息,便纷纷面露惊恐,或直接匍匐跪地,或转身逃的无影无踪。

  实质化的意志,让他在行尸感应中,就是一座行走的山岳,略微靠近就会被碾碎。

  封石世界中的商会很多,有能力进入迷雾海,也有四家之多,其一的三合商会遭遇大变,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知道真相的人不多,可只是流传出来的一言半语,便已足够惊人。

  足足沉寂了两个多月,才有商会派遣大船进入迷雾海,石珠属于消耗品,他们做的就是这个行当,想不来都不行。

  沉默前行大船上,气氛一片压抑,跟船进来的修士,个个神色沉凝。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万事小心,只求稳妥将石珠带回,决不可节外生枝。

  突然间,一声低沉嘶吼,自迷雾深处传出。

  船上众人脸色微变,船首修士猛地起身,“警戒!”迷雾海本就危机重重,更别说是现在这种时候,他这表现真的不算大惊小怪。

  很快,雾气剧烈翻滚中,一道巨大黑影出现在视线尽头,船上的修士脸色快速苍白。

  迷雾海中的异兽!

  这是一种性情极其凶残暴戾的物种,一旦发现外来入侵者,不杀戮干净绝不罢休。多年来四大商会派出的大船,少数几次全灭的凄惨结局,大都与这种异兽有关。

  黑影速度很快,随着距离不断缩减,它所带来的压迫感觉,也在不断的提升。

  大船上众人眼露绝望,因为这头恐怖异兽,很明显是冲他们来的。

  至于逃跑……

  在迷雾海中,任何人都不能逃过异兽的追杀,这是无数先行者们,拿鲜血换回的经验。

  “阵法全部启动,所有人各自出手,跟它拼了!”船首修士咆哮,声音却忍不住颤抖。

  双股颤颤,牙齿打架……谁都清楚,这只是说的好听,一旦异兽动手,他们将面临一边倒的屠杀。

  近了!近了!

  突然,一名修士惊呼,“有人,它头上有人!”

  唰——

  无数眼神汇聚过去,果然在这头身体扁平,类似放大千万倍鲶鱼的异兽头顶,看到了一名黑袍修士。

  与异兽身躯相比他渺小如蝼蚁,可不知为什么,但凡看到他的修士,都会油然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似乎他脚下的异兽,才是那匍匐在山脚小的爬虫。

  就在异兽即将撞击大船的时候,它身躯突然一摆,在迷雾中划过灵巧的轨迹,与大船交错而过。

  掀起的雾气浪潮,让大船震荡不已,全部瞪大眼珠,看着它交错而过呼啸远去。

  船首修士突然跪下,大声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众人回过神来,纷纷跟着跪地,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狂喜。

  迷雾海边缘。

  两名修士一追一逃,不时交手发出轰鸣巨响。

  “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惹恼我直接冲进迷雾海,谁都别想拿到石珠!”

  逃亡修士厉声咆哮。

  很显然,眼前又是一场,为争夺石珠爆发的厮杀。

  追杀修士冷笑,“有胆量就冲进去,石珠便给你陪葬!”

  就在这时,“轰隆隆”低沉咆哮,自不远处迷雾中传出,两名修士脸色微变。

  这是什么声音?

  它很快变大,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自远方,翻滚而至的大浪。

  “不好!”

  两人顾不上厮杀,扭头向外逃窜,刚刚离开一段距离,他们下意识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几乎令他们停止心跳。

  雾气自内部撕裂,一头庞大无比的异兽从中钻出,但更令人震撼无言的是,这头异兽头顶上,居然站着一名黑袍修士。

  这修士一步迈出,从异兽头上下来,它巨大身躯趴伏下去,口中低声的嘶吼,像是恭谨送别。

  黑袍修士没有回头,几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庞大异兽这才起身,冰冷眼神扫过呆若木鸡啊的两人,像是兜头一盆冷水,让他们魂魄几乎冻结。

  等回过神来,异兽已经消失不见,如果不是雾气仍在剧烈翻滚,几乎让人怀疑那全都是幻觉。

  “啊!”

  尖叫一声两人扭头就跑,已顾不上继续争夺。

  漫长岁月过去,封石世界中逐渐形成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家族,他们大力培育子弟,换取血脉得以延续。

  封石“星云”边缘区域,四名白衣老者,带领着十几个年轻**,正在进行修炼。

  “你们记住,一定要沉下心去,体会封石的意志压迫,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最大淬炼效果。修行之路注定孤独,承受得了寂寞,才能迎接未来的璀璨!资质重要,可一颗坚定的心,同样是修行不可或缺的关键!”

  突然间,这名白衣老者脸色微变,视线所及范围内的封石,突然轻轻震颤起来。

  意志摧毁!

  这已是烙印在,所有封石世界生灵魂魄上,不可磨灭的痕迹。可预想中,铺天盖地的毁灭波动并未出现,封石们仍在震颤,且幅度越来越大。

  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白衣老者脸色大变,他看到了一道身影,正自无尽虚无中来,正是因为他的靠近,封石才震颤的越来越厉害。

  难道说,是此人的气息,引起的封石震颤?

  这怎么可能!

  迈步醒来的黑袍修士,突然抬头看来一眼,白衣老者闷哼一声,感觉心神之上,似镇压了一座大山,脸色快速苍白。他身后的家族后辈**更加不堪,一个个脚下发软,直接瘫软。

  好在,只是看了一眼,黑袍修士便收回眼神,他脚步看似缓慢,速度却快的惊人。几个呼吸时间,便已消失在封石深处,而震颤的封石们,也纷纷恢复安静。

  一群年轻**们,身上衣袍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眼神敬畏无比,看着秦宇离开的方向,其中一名女修**道:“长老,他是什么人?”

  白衣老者脸色一变,低喝道:“闭嘴!如此存在的事情,岂是你我可以讨论,便是想一想都算大不敬!”

  他拱手深深行礼,“家族小辈不懂规矩,请前辈原谅!”

  一切安静。

  许久,白衣老者才长出口气,站直身体沉声道:“我们走,另外马上传信家族,召回所有外出族人,今日起墨家封闭不出!”

  黑袍修士自虚无而来,那片虚无深处是迷雾海……这种存在,一举一动都有意义,绝不会无故出行,封石世界恐怕将要掀起一番动荡!

  无尽虚空中,巍峨封石撑天地,它体积之大,足可媲美太古神山。只不过今日,这座太古神山上,一改往日的冷清、沉寂,变得一片热闹。

  一座座大船,停靠在虚无码头,无数修士身穿华服,彼此寒暄不止。眼神偶尔扫向这块撑天封石,便不由的自心底深处,生出无尽敬畏。

  要知道,此处可是封石世界的中央,至高无上序列者的居住,代表着无上权势与力量。

  尽管只是一印序列,可自从晋位至今,已过去了无数年,他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因而导致封石世界的序列者们,已久许久都没有发生过更替。

  传闻,这位一印序列的真正实力极其可怕,只是因某种禁锢,才没有继续挑战。

  今日,是这位一向低调无比的序列者,唯一一次公开宴客,庆贺自己的寿诞。

  封石世界各方势力无比看重,如果能趁此机会,与这位序列者拉上关系,他们做梦都会笑醒。

  距离此地不远的虚空,一艘大船悬浮,甲板上站满了人,几名维护修士满头大汗,脸色青白交加。

  “马上把船修好,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耽搁了无上序列的寿宴,你们都别想好!”

  圆滚滚的中年人满头大汗,咆哮着暴跳如雷。

  “是,是!我们一定尽力,请您稍等片刻!”维护修士们急忙应着,脸色却开始泛绿。

  中年人喘气越来越粗,脖子上青筋暴起,让人担心下一刻就会爆开,“能不能拆掉令符,我们自己赶过去?”

  一名修士硬着头皮道:“令符是一次性物品,融入后与船身一体,没办法拿出来。”

  封石世界中央,弥漫着强大的意志压迫,没有邀请令牌,根本不可能抵达这里。贸然离开大船,只会被碾碎意志,魂魄崩溃而亡。

  “你们说怎么办?老子花大代价买来的令符,赶不上就白费了!”中年人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请问,诸位到此处来所为何事?”

  甲板上众人微呆,因为这声音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发出,而是自大船之外传来,可船体阵法还在运转,这声音是怎么轻易穿透进来的?

  中年抬头,眼神与船外黑袍青年相触,他浑身白肉一个哆嗦,旋即笑容灿烂,“回禀前辈的话,我们是受柴大人邀请,参加他的寿诞典礼。”

  黑袍青年眉毛微挑,“柴大人?”

  “嗯……就是一印序列者,柴大人。”中年人语气小心。

  “寿诞。”黑袍青年略一沉默,道:“诸位需要帮忙吗?”

  船上众人一呆。

  黑袍青年淡淡道:“作为报酬,我希望能搭一段顺风船。”

  中年人满脸欣喜,“能为前辈效力,是小人的荣幸,赶紧打开阵法,让前辈进来!”

  黑袍青年落在甲板上,眼神扫过周边,旋即抬脚一踏。

  咚——

  大船蓦地一颤,船体表面上暗淡线条,快速依次亮起。

  “好了!”黑袍青年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道:“我们赶路吧。”

  中年人回过神,急忙道:“赶路赶路!”看着秦宇的背影,他忍不住抬手抹了一把冷汗。

  虽说刚才咆哮的厉害,可他很清楚大船抛锚的根本原因,鲜亮好看的外表下,这艘船实际上已经很老了,多处阵法节点震荡不稳。

  一旦罢工就是大问题,维护需要梳理整座阵法,他舍不得花费,一直就拖延着,没想到今天关键时刻出了问题。

  可眼前黑袍人轻描淡写一脚下去,居然就梳理好整座大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

  这得什么修为才做得到?

  中年人一边敬畏着,一边眼神闪动,可看着站在船头眺望的黑袍青年,他实在找不到说话的借口,犹豫再三最终放弃了过去搭讪的念头。

  黑袍青年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中年修士的目光,却没有心思与他浪费口舌,眼神平淡中寒意流淌。

  寿诞吗?

  那就让你再过完今日。

  这青年正是秦宇,他自迷雾海一路行来,将了结一番恩怨,夺取序列之位!

  半个时辰后,撑天封石出现在视线之中,除了秦宇之外,船上所有修士,直接陷入呆滞状态。

  他们根本不敢想象,大到如此惊人的封石,将拥有何等恐怖的意志碾压,内心满满只剩余一个念头,序列者不愧是,站在封石世界最顶端的存在!

  有令符存在,经过验证后,大船顺利停泊。

  中年人赶紧上前,没等他行礼,秦宇道:“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你的一名跟随者。”

  心头一颤,中年人顿时“花容失色”,不过看着秦宇平静模样,他心下稍稍安定,安慰自己谁活的不耐烦,敢去招惹序列存在。

  秦宇语气平淡,“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

  中年人赶紧道:“小人是神风商会的会长,姓左名董董,您叫我小左、小董都行。”

  左董董……

  秦宇看了眼他圆滚滚的身体,脸上露出一丝古怪。

  左董董搔头尴尬笑,“爹妈起的名字,可能是想要个女儿,结果我却投错了胎。”

  秦宇点点头,“秦宇。”

  左董董轻咳一声,压低声音,“秦前辈,得罪了。”

  他快步迎上接引修士,寒暄一阵后道:“张道友,这是我一名亲戚小辈,希望能跟我一起进宴会开开眼,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您一定收下。”

  说着熟练的递过去一个小布袋。

  对面修士隐晦低头,看了一眼布袋里面的东西,僵硬面庞顿时多了一丝笑意,道:“左会长如此诚意,在下只好破例,但只能他一人跟你进去。”

  左董董笑的灿烂,“当然当然,实在麻烦张兄了,以后有时间,左某定要做东咱们好好亲近一二。”

  这人嘴皮子功夫的确不弱。

  秦宇跟在左董董身后,顺利踏上封石,落地一瞬间,秦宇缓缓抬头,他眼神深邃,似贯穿了空间阻隔。

  恢弘宫殿中,大位上砍柴翁睁开双眼,他感受到了那份满怀杀意而来的气息,眼眸泛起波澜。如此巧合,居然恰在今日,莫非这便是宿命?

  吸一口气,压下心头些许躁动,他已明白了秦宇的意思。

  起身,砍柴翁拱手,为此表示谢意。

  左董董神色小心,“秦前辈,您怎么了?”

  秦宇收回眼神,淡淡道:“没事。”

  左董董轻咳一声,迈步当先前行,他们来的较晚,恭贺宾客们大都已经入席。

  有侍女站在殿外,问过身份后,带着两人向殿中行去。

  巨大的宴客宫殿里,分成数个区域,整齐摆放着白玉案桌,桌上酒菜已经布好,勾人香气扑面而来。

  以神行商会的资历,位置处于殿门边缘,比较靠后的位置,可没等两人入席落在,一名修士匆匆行来,恭谨道:“两位客人请稍等,您们的位置已重新安排,请跟我来。”

  在周边宾客震惊眼神中,秦宇两人被一路请到大殿中央,贵重客人才有资格落座的主席。

  不少认识左董董的人,心头掀起十二级风浪,一万个想不明白,老左这小子怎么突然就抖起来了!

  主席位上的贵客们,眉头下意识微皱,旋即归于平静,不少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尽管不清楚,堂堂序列者存在为何会,如此看重一个小人物,但这不妨碍他们表现。

  您看中的人,不论是谁咱都给面子,是不是非常懂事有规矩?收小弟什么的,可要多考虑我啊!

  左董董满脸涨红,嘴巴几乎咧到后耳根,他这辈子虽说有些成就,可哪有过这种风光时刻。

  不过脑子只是微微眩晕,他就想的清楚,序列者大人绝不是,真的看重他的脸面,一切原因都因为,身边这位沉默寡言的秦前辈啊!

  仔细想想,秦前辈刚进入封石时的停顿,肯定在打招呼。

  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看来秦前辈跟柴大人是旧相识,这可真是太好了,就算这次抱不上柴大人的大腿,能讨好秦前辈也算一番收获。

  越想越美,左董董端起酒杯,“秦……兄,我们喝一杯。”

  秦宇看着他激动模样,点点头端起酒杯,抬头一饮而尽。

  饮美酒,杀强敌,倒也算贴切。

  左董董更加激动,压低声音,“今日全靠秦兄,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神行商会的地方,秦兄尽可开口,左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话音刚落,冷淡声音响起,“宴会主人还未到来,二位现在开始吃喝,未免有些不敬吧。”

  左董董神色微僵,抬头看过去,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说话的年轻人他不认识,可旁边皱眉的老头子,可是威名赫赫。

  南和商会江家家主,其家族诞生了一位真正的序列者,排位第七。在封石世界,属于横着走的那一撮,基本上无人敢惹。

  “不好意思,是我一时失态了,实在抱歉诸位。”连连拱手,左董董语气无比谦卑。

  江家主淡淡道:“这里是柴大人的宴会,你不要多嘴。”

  年轻人恭敬称是,眼神略带深意,扫了一圈周边修士。

  一向沉寂的一印序列者突然高调庆寿,其中是否另有深意?有些人自然要探听清楚,同时给出一些警醒。

  江天歌正是清楚这点才会开口,绝不是没脑子的狂傲公子哥,他就是要借这句话,告诉旁边的宾客,不要以为抱上一印序列者的大腿,就能肆无忌惮……敢不给左董董面子,就同样敢动他们!

  咕咚——

  一声轻响,在周边骤然安静之时,显得格外清楚。

  秦宇放下酒杯,自顾拿起筷子,取一截青笋送入口中咀嚼,丝毫不理会江天歌阴沉欲滴的脸色。

  周边修士眼神汇聚过来,尽管竭力保持平静,可某些细小的动作中,不难察觉到他们内心的激动。

  这是要正面开怼吗?

  左董董满脸苦笑,腿都要**,秦前辈您是不怕,可我细胳膊细腿,根本惹不起江家啊,这事万一算我头上,那就是一整套的悲剧!

  可众人期待的一幕终归没有出现,大殿主位上光线微微扭曲,一道身影从中走出,尽管苍老至今,可他**隐而不发恐怖气息,却足以让任何人心神颤栗。

  大殿蓦地一静,所有声音刹那消失,紧接着桌椅推动声接连响起,所有人起身行礼,“我等拜见柴大人,恭贺大人万寿无疆!”

  只有秦宇纹丝不动,坐在桌上自顾饮酒用菜,众人纷纷瞪圆眼珠,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这人究竟是谁?来这里凸显存在感,活腻了吧!

  但出乎意料,柴大人像是没有看到,微笑点头,“感谢各位能来参加老夫的寿宴,请坐下吧。”

  酒宴正式开席,第一个环节是祝寿,各方宾客取出准备好的寿礼,当众宣读进献。**极为热烈,出现了许多贵重宝物,可惊呼阵阵中,却有不少眼神在秦宇身上流转。

  没办法,刚才的情况,实在太过诡异。

  要知道柴大人是序列者之一,站在封石世界最巅峰的人物,绝不容许半点冒犯。

  而刚才秦宇端坐不动的表现,又何止一个“冒犯”能够形容的?

  结果一点事没有,柴大人直接揭过,就像是没有发生。

  这一位究竟是谁?

  任他们翻遍记忆,也没能找到半点有用信息。

  “这位道友,在下是藏家长老,今日初次见面,愿与道友交个朋友。”一名老者端着酒杯微笑近前。

  “秦宇。”点点头,举杯饮尽。

  有人忌惮江家不敢靠近,可也有人有资格不看江家的脸色,见秦宇并非难以接近,敬酒的人顿时多了起来。

  大位上,砍柴翁看着下方,与众人喝酒的秦宇,嘴角露出笑容。

  饮酒杀人时……看来他信心很足,可活到今日真的很不容易,他岂会轻易认输。

  且不想太多,饮过今日酒,再取敌人头!

  砍柴翁举杯,“诸位共饮!”

  应和一片,大殿中酒香扑鼻。

  左董董很快喝多了,周边都是平常够都够不着的大佬,现在却凑一起喝着小酒,换谁谁都得醉。

  他大着**,“秦……秦前辈,小人做的是人口买卖,您千万别瞧不起我……小人也算积阴德,如果不是我收留,很多刚进封石世界的人,根本就活不下去……”

  见秦宇没有不耐,左董董醉意更显,“跟前辈说个得意的事,几十年前我捡到一个家伙,当时差点被人打死,修为更是差的稀烂。可您猜怎么着,这小子天生就适应封石世界,短短三十年修为接连突破,现在成了我的女婿。”

  “但可惜啊,我那女儿是个没福气的,娘胎里就带着病,这些年一直也不见好,啧啧,我那女婿是个实在人,一直就守着她,老左我也佩服啊!”

  秦宇看得出他在借醉套近乎,却不介意当故事听,随口道:“你女婿叫什么?”却不知道这随口一问,他自己就变成了,故事里面的人。

  左董董揉了揉眉心,“薛桢……对,就是这个名字,我说了让他跟我姓左,死倔着不答应……说他这辈子顾及回不去了,名字就是最后的念想……”

  秦宇放下酒杯,略一沉吟,“他叫什么?”

  左董董酒意瞬间散了大半,“薛……薛桢啊……秦前辈您……”

  秦宇道:“你问过没有,他来自何处?”

  左董董不敢隐瞒,“问过他没说,但这小子是个海族,修为在前辈面前屁都不算,绝不会是您要找的人!”

  他真想给自己几耳光,没事瞎说什么,如果女婿出点事,女儿肯定也活不了,想到这心里顿时更慌。

  秦宇吐出口气,喃喃道:“薛桢……薛桢……咱们之间,果然是有缘分的。”他看着左董董,“放心,我不是寻仇,等今日事了之后,带我去见他。”

  不再多言,他抬头看向大殿深处主位,砍柴翁恰在这时低头,两人眼神半空中对碰。

  该结束了!

  砍柴翁起身,身体之中宛若火山复苏,恐怖无比的气息,宛若降临大日。他开口,修为催动下如神明低吼,“老夫活了很多很多年,但我依旧没有活够,有很多想取老夫性命的人,最终他们都死了……希望今日,依旧会是如此!”nt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